青岛日耳雅信机电有限公司

稻盛和夫:当欧美国家不再转让技术,我们该怎么办?

发表时间:2020-05-28 17:02

微信图片_20200528170400.jpg

作者:稻盛和夫

来源:管理的常识(ID:Guanlidechangshi


自创业以来直到今天,我想跟大家讲一讲在此过程中形成的我的思维方式,希望能够给大家做参考。


技术开发对于日本来说是必不可缺的,日本资源贫乏,大概全日本的国民都会同意,将来除了赌在技术开发上之外,没有别的出路。


在战后日本的复兴中,工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是建立在从发达国家引进技术的基础之上的。


经济复兴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今后将会被发达国家视为竞争对手,技术引进就会变得困难,如果一直这样依赖外国技术,未来会有很大的隐忧。


我经常思考,脱离现有的知识和技术,为了今后开发崭新的卓越的技术,需要什么条件?


观察技术开发成果产生的要素,“知识”和“学问”当然是很重要的,推进技术开发的“能力”也很重要。


另外,当事人所持有的“思维方式”更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同时,我认为技术开发的成果,不是上述三要素的简单相加之和,而是其相乘之积


大家往往会认为,有学问或者有很多技术上的“知识”,有非常强能力的人,就能开发出很好的技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有很好的学问上的“知识”,头脑聪明、“能力”高强,这两项的乘积就会非常大。


但是,推进技术开发时,当事人所持的“思维方式”如果是负数的话,三要素相乘的结果就会是负数。


所以,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得到理想的成果。


今天我想围绕在技术开发中所需要的“思维方式”这个话题,谈一谈自己的想法。


微信图片_20200528170437.jpg

01


动机非常重要


首先最重要的是,要回答“为什么自己必须从事技术开发工作”这一问题。


自1959年创立公司以来,我们每天都忙于技术研发。最初的动机是,无论如何也要让聚集到企业来的员工们有饭可吃,这是一个十分紧迫的问题。


“到底能不能活下去?”处在生死存亡的危险中,这就成了我们必须进行技术开发的强大动机。


但是到了今天,我时常反省,我们需要更高层次的动机


说到技术开发的目的,有人希望借此取得博士学位,有人希望让事业成功,赚更多的钱。


如果技术开发的动机来源于追求个人的利益或者兴趣,那么在取得博士学位以前或许会拼命努力,但是在获得博士学位以后,学习就会懈怠


或者事业取得某种程度的成功,不愁吃穿时,技术开发的速度就会迅速下降


所以,技术开发的动机最好不要来源于个人原因,需要追求更高层次的动机。


如果在动机中能够找到当事人的人生意义,那就太好了。


对于这一点,我非常重视,并不断地向员工们诉说。


仔细想一想,我来自乡间大学,因为偶然的机遇,开始了现在这项事业。到了今天,我觉得自己能够从事精密陶瓷材料的研发非常幸运,这项工作令人神往。


可以说,我每天都在考虑陶瓷材料今后的新应用,想着想着就兴奋起来。哪怕什么也不做,光想象美好前景,就足以让人心旷神怡。


有志于从事技术开发的人,必须对自己的开发课题抱有自豪感。只要喜欢,即使深夜也会怀抱热情,努力工作。


如果抱有厌烦情绪,就不可能有任何成果。


所谓“有情人千里来相会”,首先要迷恋上自己的工作,这一点对于推进技术开发非常重要。


02


最需要的是

“自燃型”人才


其次重要的是,确定技术开发的课题后,不要有“课题中的这个点非常困难”这样负面的想法


在决定研究课题的阶段,我们会有各种各样负面的想法,也确实要对这些负面的部分进行充分的研究探讨。


但一旦确定了研究课题,进入开发的阶段,就必须抛弃所有负面的想法。


在决定研究课题时,我们当中也有持有负面想法的负责人。


“社长,您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个课题太难了。”


“因为有这个问题,所以这个课题不可能成功。”


我经常会听到诸如此类的论调。


这时我会对他们说:“不要有这样负面的想法,让我们一起来考虑,怎样做才可能成功。”


只要是一个课题,哪怕是一个连技术开发都称不上的小课题也行,趁年轻时,让他们全力以赴地投入,逐步增加其自信,然后让其负责更大的课题。


我就是这么做的。我觉得不仅仅大的技术开发是这样,看上去很琐碎的日常工作的改良改善和创意也是一样的。


从事技术开发的人,往往会被认为是冷静的、理性的。但是,观察我们公司从事技术开发的伙伴,很多是容易莫名其妙感动的人。


理性的、冷静的人,往往无法燃烧自己。


技术开发是辛苦工作的连续,只有对于小小的进展能够激动欣喜的人,才能从事这样的工作。


我认为,老是需要别人关注自己,得不到认可就无法自我燃烧的人,是不适合从事技术研发工作的。


我在公司内部一直说,我最需要的是“自燃型”的人,其次是可以被点燃的“可燃型”的人,最不想要的就是无法被点燃的“不燃型”的人。


无论为他们提供多么好的课题,无论怎么为他们描绘这个课题的重要性和未来的梦想,他们都不能被打动,不能点燃自己的热情的话,不管脑子多好使,都不能信赖他们。


我喜欢让一般被认为不适合技术开发的容易感动的人从事技术开发。当然,并不是这样简单地让他们从事研发,我在之后会要求他们具备推进研发所需要的知识、缜密性和慎重性。


微信图片_20200528170453.jpg


03


严格地要求自己


还有,对于不能严格地要求自己的人,技术开发的成功是靠不住的。


单独一个人搞研发,容易变得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的研发工作做得很好。因此,一旦工作结果不尽如人意,就容易给自己找借口开脱。


要做到严格地要求自己,就必须有一颗纯粹的心仅仅凭借大学里学到的知识,是无法得到优秀的研发成果的。如果没有基于圆满人格的思维方式,就不可能取得卓越的研究成果。


同时,技术开发还必须具备主动向艰难问题挑战的积极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遭遇困难时,想逃避的心态就会作祟。当成果不尽如人意的时候,就会寻找退路,列举理由来安慰自己。


所以,只有顽强勇气和谦虚态度兼备的人,才能从事技术开发工作。



04


不懈努力达至伟大成功


再次重复,我们愚直地相信技术开发工作具有无限的可能性一旦确定技术开发的课题,就心无旁骛、持续努力。


迄今为止,我们进行了很多项目的研发,其中就有持续8年才成功的项目。


技术开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持续怀抱“不懈努力达至伟大成功”的强烈信念。


即使需要花上数年的漫长时间,也要忍受孤独,坚持研发。一边相信无限的可能性,一边坚持脚踏实地、持续努力,坚信这么做,一定可以取得优异的成果。


此外,技术发展到今天这样的高水平后,仅仅依靠简单的经验和知识,根本无法进行新的技术开发。所以,大家常常会想:“有没有什么好的创意?”


但是我认为,仅仅是茫然地思考,出不来创造性的灵感。


有一类人会经常性地产生好的创意,这种人每当直面问题时,都会不断地苦思冥想,思考再思考。


碰到问题烦恼痛苦,这个问题就会渗透到潜意识。在某个瞬间,即使是在考虑其他事情,潜意识里也会冒出这个问题。


只有怀抱渗透到潜意识的强烈愿望,全身心投入研发课题,才有可能产生创造性的灵感。


彻夜工作很疲惫,在院子里休息发呆时,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因为突然的灵感闪现而找到了突破口,并最终得以解决,这样的事例很多。我将这种瞬间称为“神的启示”。


苦思冥想实在是太苦了,神灵看不过去,赐予启示。我认为,只有如此程度的努力、如此程度的念念不忘,才会产生创造性的灵感。


本来,工作量太大会让人心力交瘁,这时候就需要心灵的余裕。极度繁忙又要有心灵的余裕,虽然困难,但却是必需的。


当工作进入成败胶着的状态时,心中拥有还是没有余裕,结果会产生极大的差别。


工作越是投入,身体和大脑越会疲惫不堪。这时候,结束工作回家,脑海中突然浮现新的灵感,这种现象有时会发生。


本来不会产生的灵感突然产生了,这是因为小小的环境变化让自己的心灵有了放松的机会。


我没有特别的兴趣爱好,就是喜欢打弹珠。即使工作精疲力竭,到了周日也要打弹珠,打到大拇指上长出了老茧。在打弹珠心情放松的瞬间,我就会感觉到一周积累的疲劳全都烟消云散了。


就这样,心情得到转换,第二天又来了新的活力,头脑又变得柔软灵活,可以更有效地发挥作用。


这样的情绪调节是必要的。


微信图片_20200528170501.jpg


05


自己的能力

要用将来时看待


还有一点,对于我们这种企业非常重要的是技术开发的时间节点。有些技术的完成时间如果晚了几个月或者一年,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我们在确定开发课题时,一定会同时确定完成日期


我们设定的研发目标,几乎一定是远远超过我们当时的能力的。因此,如刚才提到的,一定有人认为“根本不可能达成”。


而那些容易莫名其妙感动的人,不会提任何具体的解决方案,只是说让我们动手干吧。


在这样的状态下展开研发工作,是非常危险的。由于选择了远在自己能力之上的研发目标,在什么时候达成就成了决定成败的关键。


错失了时机,研发工作就会变得毫无价值,所以一开始就必须定死研发的交期。


领导这种研发的负责人所需要的是预测能力,就是预测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点到来前,能否将自己和团队的能力提高到与研究课题相应的高度。


谁都可以按照现有的能力来判断研发能否成功。但问题不在这里,而是有意选择现在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完成的课题,下定决心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完成它。


也就是说,技术开发的领导人必须能够构思好方案,提升自己和团队的能力,从而在将来的某个时间点完成研发任务。


我们要求开发人员用“将来进行时”来看待自己的能力。我们努力培养能够这么去做的人才。


实现现在可以做到的事情,那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目前没技术、做不到的事情,想方设法一定要做到。这时候就需要上述的思维方式。


回顾过去,1959年公司刚刚成立时,我到处拜访客户,却迟迟拿不到订单。


没有订单,公司就会倒闭。


可能也是因为年轻吧,拜访客户时我会冲劲十足地说:“如果您有陶瓷行业其他公司目前没法做的东西,就交给我们吧。”


如果我说把现有产品交给我们做,客户不会理睬。客户没必要把这种产品下单给不知名的企业,交给现有供应商更安全,也更便宜。


所以,行业内老资格企业不能做的、拒绝的订单,我断言“我们能做”,把它接下来。


这么一说,客户就会说“那好吧,请做做试试吧”,于是给我们下单。


但是,这种订单都是精度高达2%~3%毫米,在当时来说形状非常复杂的东西。而且,那时我连成本计算都不懂,答复客户的价格很低,交期也很短。


但是,既然已经答应客户,承诺必须兑现,不能失信。所以,我和伙伴们每天拼命努力到深夜。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


争取订单的时候,把做不到的事说成可以做到的,似乎撒了谎。但是我对员工们说:“只要能按时交货,就不算骗人。”获得了员工们的理解。


在持续这种努力的过程中,我认识到,哪怕是自己现有能力做不到的事情,将来的某个时间点能力提升后也可以做到。只要事先能够看清楚这一点,就能让事情获得成功。


这一观点在后来的技术开发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06


做出不亚于任何人的

技术开发


我们在选择技术开发课题时,可以说全部都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以我为首,所有的相关人员都走进市场,市场究竟需要什么,身临其境,直接去体会。


这种做法虽然原始,却是最可靠的方法。


但是现在,我们倒过来想:“包括制造技术在内,综合利用自己各方面的卓越技术,能够创造出什么样的市场?”


例如,我们的陶瓷材料,成型方法,加工技术都有很多种类。将这些材料和技术中的两种、三种或四种随机组合,就有可能产生非常多的新产品。


在决定开发课题的时候,我认为应该在自己现有技术的延长线上考虑。不“下飞子”(围棋术语),必须选择最能体现自身已有技术特点的开发课题。


一旦“下了飞子”,就是离自己的特长太远,中间联系被切断,这个棋子就死掉了。没有必要都去挑选困难的开发课题。


自17年前我们从一个小工厂开始创业以来,在自己接单、自己制造的过程中,“一旦确定了目标,就绝对要做成”。


在这方面的热情,我自信绝不亚于任何人。


到了这个地步,我认识到,仅仅是将粉体均匀成型这一项技术,如果不断钻研,也能够在更大的范围内推广应用。


技术人员在将自己的技术应用于新的领域时,需要考虑这项技术是低水平的,还是国际通用的高水准的。当然,技术人员必须努力让这个技术达到国际通用的高水准。


刚刚讲到,有缘从事新陶瓷材料的开发,我感到非常幸福。


原材料企业站在幕后,是默默无闻的,光鲜的成果被面向消费者的最终产品公司拿走。


但是,作为原材料企业,我们有自己特殊的喜悦。


听说从事最终产品制造的企业,有的正在进行垂直整合,就是说从材料到最终产品的制造,都要在自己的企业内部完成。


但我觉得,我们原材料企业也同样能做到。因为是原材料企业,当然可以单独开发各种各样的材料。同时,将企业内部已有的各种材料和技术相互组合,就可能创造出只有原材料企业才能制作的独特最终产品。


我甚至认为,最有可能进行卓有成效的垂直整合的,是最不起眼的原材料企业


原材料企业以物品制作中最基本的材料技术为基础,应该可以一步一步向上进行垂直整合。在提出新的开发课题时,就可以把这种可能性考虑进去。


微信图片_20200528170510.jpg


我认为,考虑到日本今后的发展,必须改变一直以来依赖技术引进的思维方式。


想到这里,我不免感叹,日本人为什么在设定开发目标这一问题上显得如此差劲呢?


日本人在开发目标确定以后,达成目标的能力非常之强。对于设定开发目标本身,日本人的水平却不高。


我想可能有很多原因,如和欧美人相比,“发想”不同,语言表达能力不同,日常思维方式不同等。


今后在推进新技术开发的同时,要追根究底,弄明白究竟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开发,必须在目标设定上付出更大的努力。


今后我们将在研究开发的道路上继续迈进,但要进行他人无法完成的卓越的技术开发。这需要借用大家的智慧,得到大家的协助。


我的讲话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倾听。


A-SHIN HITECH
青岛日耳雅信

联系电话: 136-6532-2030  
微信号   : 136-6532-2030
公司网站:   http://www.rieryaxin.com





联系邮箱:asc_ding@rieryaxin.com
联系地址:山东省-青岛市-胶州李哥庄魏家屯工业园区内